第一章 穿越前的身世

2020-09-21 14:41

  在偏远的山区,有个叫夏家镇的镇。镇源着山沟而建,镇边是奔腾的河水,镇后绵延的大山,山上有座湖是镇的饮用水来源。镇上有一家夏姓老夫妇开的戏剧团。

  夜深,镇的居民都以睡去。戏剧院门口传来“哇哇......”的哭声。夏家老太推了推睡着的夏老头,见到老头醒来便问“老头子,你听好像有婴儿的哭声。”老头反了个身道“老太婆啊,你听错了戏院附近五十米都没有那家的娃娃是三岁以下的,更不要婴儿了”老太想了想,又推了推夏老头道“老头子你会不会是传中的鬼婴吧?”夏老头烦了道“竟瞎”老太还是不放心“要不我们去看看吧,这哭声哭得挺不舒服的,不看明白睡不着啊”老太这一,老头也想去看看了“那等会儿我们穿成钟馗和关二也的样子再去,就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可以吓唬吓唬它。”老太听了有底了“嗯就这样办,你来演钟馗,我来演关二爷。”

  两老摸黑来到放戏服的房间,老头披上了钟馗的大红袍,戴上了天星帽和大胡子,从脸谱柜中找出了红黑相间的钟馗脸谱戴上,从刀剑台上抽出天师剑。老太披上了关二爷的深绿色长袍,戴上关公特有的帽子和长须,从脸谱柜中找出可红脸关二爷的脸谱戴好,从武器架上拔出了青龙偃月刀。“老头子准备好了”老头看了看门外道“嗯,一会儿我先出去,你跟上垫后。”老太,不现在应该是关二爷了“明白”钟馗道“那我去了。你快跟上。”

  完,便手握着天师剑一个跳斩来到大厅“咿呀,钟馗在此何方鬼胆敢放肆。”关二爷紧跟其后大声喝道“关爷爷在此,何方鬼出来受死,哈哈。”挥舞着青龙偃月刀一个大轮斩来到大厅。钟馗和关二爷听不到哭声,兵器一挥,几个转身,背靠背的站在大厅中央。关二爷低声问道“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钟馗低声回应“没有,哭声停了好一阵子了。那东西可能走了”关二爷听了听,没听到哭声道“那就好。”

  钟馗和关二爷等了一会觉的那东西真的走了,放心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,把武器靠边放好。关二爷看着钟馗道“老头子,是不是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亏心事那些东西才找上门来的吧?”钟馗一颗反驳道“老婆子啊。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?再了我们唱了一辈子的戏了,能做出什么亏心的事来,真的有什么事,镇早传得都是了啊。”关二爷想了想“那的也是啊。”

  此时“哇哇......”的哭声又响起了。钟馗和关二爷立马拿起身边的兵器背靠背的站在一起。钟馗道“又来了”关二爷听了听道“声音好像是从院门外边传来的。”钟馗头道“嗯,我们去看看。”钟馗和关二爷来到院门。钟馗对身后的关二爷道“一会儿你用大刀把门闩挑开,然后一起冲出去。”“嗯,明白”关二爷握着大刀轻轻一挑,门闩“啪”的一声,掉在地上。“哇哇......”此时哭声又起。声音更响亮了。钟馗和关二爷大吃一惊,立刻后退两米背靠背的站在一起。“老婆子,这东西好大胆,我们吼两声看看,我先来”着把手中的天师剑横在胸前大喝道“钟馗在此,那来的鬼敢胆放肆。”关二爷青龙偃月道一挥,转了两圈“当”的一声,驻立在地上大喝“关爷爷在此,鬼物速速前来受死。”

  此时门外的声音变了,似哭似笑,听起来更可怕了。关二爷听了听觉得不太对“老头子,好像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好像真是一个婴儿的哭笑声”钟馗静心听“嗯。我也觉的。”关二爷用大刀挑开院门。一个竹篮映入眼帘。阵阵哭笑声就是从篮中传出来的,关二爷用大刀挑开篮子上的布片,一个哭着的婴儿脸露了出来。婴儿见到光亮笑了起来。两老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关二爷抱起篮子“这怎么有个婴儿啊”“看来是被遗弃了”“好可怜啊,那该怎么办。”“先带进去吧,放这也不是个事啊,等天亮了,大家一起商量怎么办”着开始脱戏袍。关二爷吧篮子放在大厅的八仙桌上,念叨着造孽啊的也去换装了。

  等夏老头老太换好装出来。大厅中已经来了不少人。夏老头看着众人“你们怎么都起来了”此时一个中年男子站出来“那个夏团长啊,大晚上的你和夫人闹出这样大的动静,我们能不知道吗?不过你们喊的那些话,我们以为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有怕所以不敢出来。现在安静了才出来看看,你们没事吧,还有那东西被赶走了吗?”夏老头看了众人一眼,心里不爽“那东西啊”夏老头故意放慢,众人想听清出都靠了过来“就在那里”指了指桌上的篮子。众人一惊纷纷多了起来。偷偷探出头来才发现夏老太从篮子里抱出个婴儿,才知道一场。一个中年妇女道“夏团长,你好无耻啊,故意吓我们”“我有吗?我只是实话实。”众人鄙视之。

  夏老头被看得不自在干咳两声。“既然大家都到了,那么我们来这婴儿怎么办。”中年男子问道“是男孩还是女孩啊”夏老太掀开布看了道“女婴”众人放映低迷。毕竟这是个重男轻女的时代。中年妇女立马道“我已经有两个女儿一个男孩了养不了这样多了”夏老头看向中年男子,男子立刻推脱“那个夏团长啊,你看我刚了半辈子的棍,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,更不要照顾孩子了,你找美吧,她最会照顾人”众人应和到。美快急哭了“团长,团长”半天不清要什么。夏老太看着美“好了,美还没嫁人,要她带个孩子,以后怎么嫁人啊。”美感激流涕“谢谢夏婆婆,谢谢夏婆婆。”

  中年妇女突然大叫起来“你们看婴儿的脚。”众人望去,发现女婴的右脚不正常扭曲,夏老太摸了摸叹气道“先天发育不良,可能一辈子都是跛子,难怪被遗弃,唉好可怜啊!“本来女孩就没什么人像养,现在有发现是个跛子更没人想要了。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啥好。一个老头走出来”老夏啊,你家阿国为国捐躯几年了,你们也没个后,不如就把她养了吧!“众人纷纷应和。夏老太看着怀中睡着的女婴”老头子。阿国走了几年了,这女婴出现在戏院们口,看来是老天爷可怜我们,给我们送来的”“好吧,从今天起她就是我俩的孙女了,来给我抱抱”夏老头用手了女婴的鼻子“现在来给你起个名字,你这一出生没多久就被遗弃,将来不知还有多少磨难。你就叫‘渡’渡尽一切磨难。从今天起,你就叫,夏渡。”